联系我们

下一篇: 當年香港被英國統治,不單純是歷史性的問題,是結合了殖民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管治結構問題和民族認同心理問題,無形卻深遠地影響至今。 如今要有效改善當前兩地矛盾的話,首先要了解殖民英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肉牛养殖 > 正文
就是敢言從心理學看身份認同「就是敢言」成員、在職臨床心理學家張淑玲博士

就是敢言從心理學看身份認同「就是敢言」成員、在職臨床心理學家張淑玲博士

下一篇:  當年香港被英國統治,不單純是歷史性的問題,是結合了殖民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管治結構問題和民族認同心理問題,無形卻深遠地影響至今。 如今要有效改善當前兩地矛盾的話,首先要了解殖民英國政府在香港埋下了什麼種子。

  《遠東經濟評論》前副總編輯、《歐元雜誌》前特派記者、港英政府中央政策組(1989-1997年)前首席顧問顧汝德太平紳士認為,當時殖民地政府因為無法通過投票合法選舉出有能之士,於是吸納了商界代表和專業精英加入立法局和行政局,並由這些特選人士主持法定機構和諮詢委員會,代表市民發聲。   隨着時間推移,最大的改變是,商界和專業精英代表由白色皮膚的外國人臉孔,逐漸被黃色皮膚的華人臉孔取代。

獲委任的通常是華人社會中最富有和西化的一群,因為利益和社會地位與港英政府掛鈎,這些精英心理上自然以港英政權為榮。 從殖民時期起,社會就潛移默化接受了這種看上去比傳統民主制度更「優越」的資本主義式統治方式。 回歸後唯一不變的是,商業和專業團體期望特區政府可以像港英政府一樣為其鞏固自身利益,延續既有的地盤和「豬肉」。

  港英管治結構令港賠上代價  然而,隨着全球化以及中國開放發展,香港所面對的困境和挑戰是天翻地覆的,香港需要和國際及大陸接軌。

但當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商界往往可以利用其多年壟斷市場的優勢去威脅政府;不同的專業團體都可以高舉專業自主的旗號拒絕配合政府,最近有關引入海外醫生的紛爭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顧汝德太平紳士曾經批評,這種從港英時代留存到今的管治結構令香港的民主發展尤其是社會公義賠上沉重的代價。

  其實要打破這僵局並不難。

文化理論家與社會學家史都華.赫爾(StuartHall)提出,身份認同(culturalidentity)有兩種:第一種是擁有共同的歷史背景和文化禮教習俗的身份認同,學術用語是「成為」(being),性質固定而持續。 第二種是想像的身份認同,人們透過與日常的行為或社會連結,即「形成過程」(becoming),從而不斷再建構身份。 我們的階級、種族、文化符號等都會影響我們認知的「身份」;這些都能由權力定義和劃分。   筆者建議扶持愛國的本地商界和專業精英建立能夠在整個大灣區(包括香港、澳門)運作的商業和專業團體,幫助他們吸引更多國內外人才及技術;他們的獨特優勢不但能促使大灣區成為國際先進地區,而且他們通過在大灣區發揮「軟權力」,包括文化的影響力和輻射力,對中國人身份將會有一個嶄新及正面的評估。

最新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