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我把鲜红的玫瑰戴在你枯黄的头发上, 你,掩面而泣。 城隍庙,绕过鼻梁的镜片, 拆卸成发酵的回忆。 提着录音机, 我们怎样疯狂地, 路过声嘶力竭的青春? 剖解灵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肉牛养殖 > 正文
80后,我们,最幸福的一代人

80后,我们,最幸福的一代人

  我把鲜红的玫瑰戴在你枯黄的头发上,  你,掩面而泣。   城隍庙,绕过鼻梁的镜片,  拆卸成发酵的回忆。

  提着录音机,  我们怎样疯狂地,  路过声嘶力竭的青春?  剖解灵魂,我们才发现,  生命只是一个画满问号的绿皮火车。   大雁飞过,  天空寂寞成额头的皱纹。   我们都是秋天垂垂老矣的枯木,  却又倔强如一只苍鹰在空中低鸣:“  桃林飞红花,  河岸窜绿芽,  一道清溪水,  万里送彩霞。   谁人撑孤舟,  泣我去天涯?  但愿风起时,  明月照我家。

”  你说,绝望,也要勇敢笑出声。   可是记忆眯萋,  命运被结成蜘蛛网,  这一生,我们不过是悬崖上的追梦人,  如有伤痕,  那也是因为我们太傻,太认真,  被激情出卖,  成为时代最无辜的上贡品。

  黑夜,锻造了我们璀璨的眼睛,  干渴时,我们欲饮泪水,  ——可泪水,早已流的一滴不剩。   手抓藤蔓,我们沿着太空,孤苦无依的攀登,  像一只猴子,狰狞,唏嘘,  狂蹦乱跳。   谁,不是时间的虚伪之徒,  在黑夜里睡了又醒?  我们满腿泥泞,肉身,早已不忍睹视,  只剩焰火般的灵魂,在深不可测的深渊里,  ——发出“噼噼啪啪”嘶吼的声音。